小花爷

点开它——!♡
会产粮的cp♡
铁虫。锤基。盾冬。
巍澜。
all叶。
all胜。轰出胜。
可能很多还没开始,慢慢来♡
高产让我快乐,弧长也很快乐♡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正经大长篇真的没人看吗♡
乐于写小甜饼♡




弟弟!@白念生

主页被我清理了一次,大家也懂得原因啦。

也因为培训很久没有更新文了。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期待看我写的东西。不管怎么样,还是会继续努力写的。毕竟这是我喜欢的。

ps.努力学习,学习让我快乐!哭辽哭辽。

如果真的很想……看的话,等平和了以后。还有就是真的真的知道我以前的文,很想要的。我会酌情考虑的。

很感谢你 @静待灵归 过来提醒我!因为我一直不知道这件事情。看到你的提醒,很温暖。

也谢谢你支持我啦!会努力产出更多好东西的!

最后,晚安啦!祝大家星辰如梦。

本来想占tag,想了想还是算了。

最后的最后,希望大家都安好!

#巍澜#往后余生「四」

第一章
那个女人.情劫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关于脑洞,ABO解释和前文请看主页,不会打目录辛苦大家了
*本文可能会有生子情节,ABO所以会因剧情需要而开车

赵云澜和沈巍不敢耽误一会,电话里的忙音就好像敲打在他们的心上,一刻不带停歇的回荡着。就好像一个无形的手捏紧了他们的心脏,让他们喘不过来气。他们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心里急的化成了他们现在赶路的速度。

赵云澜现在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红色的牧马人在路上飞奔的速度已经超过了限速。但是踩在油门上的脚却怎么也松不下来力气,窝在方向盘上得手因为太用力已经捏的指尖发白。赵云澜脑中闪过无数的画面,却没有一个是好的。这次的厉鬼厉害,保不准……赵云澜不敢多想,他只能把车速提了再提,原本十分钟的路生生的被赵云澜缩短成了五分钟

“云澜,云澜,赵云澜!”沈巍大声的叫着身边的人,却发现赵云澜陷入了一个听不到声音的境界。沈巍伸手按住赵云澜捏紧方向盘得手让人回过神,他轻柔的捏了捏赵云澜的手,紧盯着赵云澜看过来的眼睛“会没事的云澜。林静他会没事的。”

一瞬间,赵云澜好像有些绷不住平时的镇定,他缓缓松了油门让快要飞起来的车趋近平稳。赵云澜虽然平时看着大大咧咧的,但是在他心里那些手下就是一起走过来的家人。他不允许,他也不想看到他们受伤。如果他们有什么闪失,赵云澜会觉得那是伤在自己身上一样。沈巍懂得,但是沈巍更想赵云澜像他平时一样,处事不惊,镇定自若。

赵云澜看着沈巍的眼睛,平静的注视就好像一汪清泉带你走进一个深渊。岩茶的清香中带着安抚的气息渗透进赵云澜的每一个细胞。哪里透露出沈巍的担心还有那种难受以及醋意。赵云澜心里一痛,脚上踩在油门上的劲缓缓松开。

驶入郊区,周围没了什么车,忽而缓下来的车速倒也没出什么意外。赵云澜把车停在路边,拽着沈巍的手把人拉进一吻吻上人的嘴唇。兰香的岩茶和甜腻的薄荷糖气息在狭小的空间里迸发,冰凉中却带着火热,像是零点的冰和火热的沸水交融,最终冰融入水中,水中也有了冰。

沈巍被这个吻弄的一愣,而后也接受了这个吻。一些话或许不用说的那么明白,两个人互相明白就好。沈巍的手搂着赵云澜的腰轻拍人的后背做以安慰。一吻结束,两个人相视一笑,他们都懂对方,都知道他们会想什么,都知道怎么才能让对方不生气。对于他们而言,真正的底线是眼前这个人。

“小巍,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赵云澜恢复平时的模样,紧绷的精神好像在那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满满的担心还有对刚才失控的一丝丝愧疚。

再次平稳行驶的车中两个人一时间相安无话,但是气氛却融洽的很。结合过的两个人,伴侣的心里变化总会被另一半感知到。沈巍感受到了赵云澜的愧疚和一丝丝的低落,但是他并不想告诉赵云澜没事。私心而言,沈巍希望赵云澜日后也会记得,在担心也不要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本来喜欢说笑的赵云澜突然安静下来非常的难受。车内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还有收音机的声音的。过了好一会,沈巍也没有说原谅他的话,不知道为什么赵云澜越想越委屈。终于忍不住开口问旁边的人,“小巍,你生气了吗?”

沈巍看着赵云澜这模样就绷不住自己维持的严肃,他轻叹一口气推了推眼镜掩饰自己心里的不忍。“没有,但是我想让你记住。以后不要再让自己身临险境,即使你再慌乱着急。”沈巍看着赵云澜握着方向盘的手收紧了一下继续说到“我知道你担心他们,但是如果你出事呢?你有没有想过我?”沈巍平淡的语气就好像戳在了赵云澜心里,沈巍知道赵云澜心里也有了计较再次开口“云澜,你曾经跟我说过的那些话,我想我也可以跟你说了。你别总是一个人扛着,还有我在。”

也许要是在其他时候赵云澜还会开心沈巍竟然会说这么多话,还会提出来这么多要求。但是这个时候,赵云澜心里只有苦涩还有对自己的埋怨。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互相的了解就好像切入骨肉。万年让他们真的在一起,相爱,漫长的时间给了他们更加珍惜彼此的理由。

“对不起小巍,我以后再也不会了……”赵云澜平稳的把车停在别墅门口。他看着沈巍看向自己的眼睛,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你知道就好,下不为例。”赵云澜看着沈巍耳朵通红的模样心里笑着可是面上却也表现的委屈。小巍还是因为担心我,诶……赵云澜心里想着,转身准备下车,一回头竟然看见了眼冒绿光的大庆正蹲在门口看着他们,就好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小巍……”赵云澜叫沈巍看向窗外的情形,两个人都面色沉重的看着正蹲在门口的大庆。幽绿的光在夜里分外的瘆人。两个人确实都不怕,他们想的是,大庆为什么在这里。

“我们先进去看看,夜里了,厉鬼一定会更加厉害,你要一直……”沈巍紧盯着眼前的别墅,周围冒着的黑气可以聚形,说明这个厉鬼已经超脱了一般的境界。

凶宅,凶宅,这可真是一个大凶的宅子。

赵云澜没等人说完话就接过来,他从兜里掏出来一根棒棒糖撕开糖皮,把糖叼在嘴里“一直跟着你,我知道。你放心好了。”赵云澜冲着人眨眨眼睛倒也答应的痛快。

沈巍不确定的盯着人看了一会,最后在赵云澜还算真诚的笑容里先开门下了车。“你记得就好。”

————————————————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啊,会不会喜欢之类的。可以评论什么的给我建议什么的。

也希望大家喜欢我写的这个文啦!

#巍澜#往后余生「三」(ABO)

第一章
那个女人.情劫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关于脑洞,ABO解释和前文请看主页,不会打目录辛苦大家了
*本文可能会有生子情节,ABO所以会因剧情需要而开车

赵云澜这一眼就让沈巍知道了大庆的这个伤可能不简单,四目相对,其中好像传出千万话语。两个人形成的默契就好像一种流淌在血液里面的习惯。沈巍不动声色的在赵云澜身后垫了个靠枕让赵云澜靠在床头,他缓缓的冲着赵云澜轻轻的点了点头便起了身。

赵云澜看着沈巍把床头的药碗带走,靠在靠垫上注意着沈巍的动作,赵云澜佯装无事的把床头的棒棒糖拿了过来低头剥糖。余光里他看沈巍走到厨房把白瓷药碗放下,在柜子里拿了一罐给大庆买的进口罐头走近了大庆窝的一旁。

沈巍蹲在那里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大庆的身体,油光铮亮的黑毛下的身体随着猫咪的呼吸有着小的起伏。本来安静睡着的猫咪因为沈巍的手的触碰突然就好像受了惊一样的弹了起来,炸毛的黑猫眼神凶狠,泛着幽幽绿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沈巍,独属于猫咪的警告鸣叫声有些略显刺耳。沈巍缩回来手紧紧盯着大庆,企图从猫身上找到异变的突破口。

听到大庆的声音赵云澜就知道坏了,他也顾不上腰疼赶紧起身赤着脚就跑了过来。远远他看见在猫窝旁边一人一猫正互相瞪着对方进行着眼神交流。不过……赵云澜知道,这不是大庆,或者是说这是什么东西占据了大庆的身体。毕竟就是给大庆十个胆子他也不会这么对沈巍,更可况沈巍还拿着他最爱吃的罐头,这要真是大庆早就狗腿的蹭过去求摸摸了。

赤脚踩在地板上的脚步声惊动了正和沈巍对峙的大庆,猫头回过来的一瞬间,赵云澜似乎能从这个眼神里看到怨恨和杀戮。这种眼神就好像要钉进一个人的身体,让人不寒而栗。冰冷的目光打量着赵云澜,由刚开始的凶狠最后趋近于一种依恋和伤感。

赵云澜不知道现在这个俯身在大庆身上的人到底有什么打算,他看着大庆一点点挪近自己。沈巍看着大庆的动作紧张的握着拳就准备冲过来把赵云澜揽进怀里。空气中飙升的岩茶纯香气息更加浓郁,就好像要把所有的人都溺死在里面一样,这不是一杯茶,这是一罐生涩的茶叶。来自黄泉深处的冰冷显露了出来,香气在里面翻滚,让那冰冷更加入骨了几分。

赵云澜看出了沈巍的意图,他盯着沈巍冲着人摇摇头让他把身上的气息收敛一下。赵云澜敢确定,大庆不会伤害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赵云澜就是能确定。如果问赵云澜他在大庆这没有生气绿油油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的话,赵云澜会告诉你他看到了眷恋和依赖。

沈巍得到赵云澜的指示,即使有万般的不愿意,沈巍深吸一口气平缓自己的怒火,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他和赵云澜两个人紧紧的盯着靠近赵云澜的大庆看。终于靠近了赵云澜的大庆竟然用他的猫头蹭了蹭赵云澜的小腿表现出了无限的亲近和讨好。

赵云澜看着眼前这个正在跟自己撒娇的猫,它用着大庆的身体,违和感和那种亲近感让赵云澜一时不知如何动作。

两个人看着眼前的景象有点没反应过来,微愣了一会还是沈巍先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走过去把赵云澜抽走,紧紧的盯着人的脸,皱着眉把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尤其是刚才猫碰过的地方更是被沈巍摸了好几把才放下心来。

“小巍,别怕。它没什么伤害,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亲近我罢了。可能是……本能?”赵云澜有些不确定的看着正冲着沈巍呲牙的大庆,炸毛的大庆不敢靠近沈巍但是他还想靠近赵云澜。这模样感觉就像是一个保护自己最爱的孩子。大庆无神的眼中透露的悲伤直戳赵云澜的内心,赵云澜不知道这是什么,他强迫自己不去看大庆,他心慌得把眼神移开。

“小巍,有什么感觉吗?”赵云澜紧张的盯着沈巍看,企图能从沈巍脸上看出什么异样。但是除了邹成川字的眉头没看出别的什么。赵云澜感受到沈巍心情上的波动还有哪些无奈,标记让两个人相连,紧紧相连的两个人的情绪总会互相影响着对方。

赵云澜轻轻的安抚人,薄荷糖的甜腻种带着让人清醒的因子,沈巍鼻息里的这种味道让他逐渐放下心中的烦闷。“没有,但是我敢确定这不是一个厉鬼,这……应该更像是一个被分理出来的一小部分,没有意识只有自己的本能。你现在应该问问林静那边怎么样了。”

赵云澜听人提醒刚要去抓手机,手机却先响起来了。林静急躁的声音一改往日的欠,电流丝丝拉拉的声音击打在赵云澜心头。“赵,赵处——!出事的那个房子!你再过来一趟!”

声音戛然而止,沈巍和赵云澜两个人对视一眼迅速去穿上衣服往外走。两个人没说一句话,但是空气中的凝重却彰显了一切的紧张和急躁。这个时候两个人都忘了刚才异样的世界大庆,脑海里都在紧张着林静的安危。

薄荷糖味道变的冰凉,没了哪份甜腻。沈巍握住赵云澜的手,眼睛看着人。坚定的目光似乎在给人安慰,让赵云澜非常的安心。

“云澜,现在我们就过去吧。”沈巍去把赵云澜的衣服给人套好,自己在穿好衣服以后双双出了门。他们谁都没注意到,门口的大庆正歪着头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没一会——大庆也凭空消失了一般,屋里再也没有一个人。

————————————————
低热正剧向垂死挣扎,希望大家能喜欢我写的这个故事吧。我还要努力继续更新!!!

#巍澜#往后余生「二」(ABO)

第一章
那个女人.情劫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关于脑洞,ABO解释还有前文请看主页,不会打目录辛苦大家了
*本文可能会有生子情节,ABO所以会因剧情需要而开车

赵云澜知道人这是泄气了,前倾着身体凑近人,仗着自己现在是病患得寸进尺的在人脸上亲了一口。偷香成功的赵云澜就像个孩子似的嘴咧着笑的开心,全然没有刚才痛苦的模样。“肯定没有下次,不过,这不是有特殊情况嘛……”

沈巍被人猝不及防的亲了一口有点懵,脸上的绯红比起大脑更加快的做出了反应,这样的偷袭总会让沈巍手足无措。沈巍看着赵云澜笑的开心的模样心里也有点甜但是却怎么也拉不下脸陪着人如此胡闹,毕竟赵云澜现在还受着伤。“胡闹,你是不是不疼了?”

赵云澜看人害羞的厉害也就不在逗人家,他靠着人让人的手在自己腰上揉捏。沈巍熟捻动作让赵云澜舒缓了许多,赵云澜就自顾自的开始跟人讲今天接到的这个案子“今天中午的时候,突然接到城西头那边的报案电话,那边的民警都说事太蹊跷了,让我们赶紧去看看。没办法,我带着大庆和假和尚就赶紧过去了。”

赵云澜说要这一段话停顿了一下抬眼睛盯着沈巍看了看,沈巍感受到人的视线无法也低头看向了赵云澜。四目相对,其中种种感情波涛暗涌,赵云澜勾起一个笑容就那么看着沈巍,直到沈巍推了推眼睛轻声问了一句“然后呢?”赵云澜才继续讲了起来。

“我们到了城西一个别墅。周围没几户人家,毕竟是别墅住宅区。我们进去了以后来办案子的民警告诉我们死者就在卧室内。那个小民警应该是第一次报案,吓得跟小郭似的,一直发抖。”赵云澜好像想到了当时看到那个小警官的模样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诶呦,不过也不容易,毕竟那个尸体我看见都有点害怕~”赵云澜撒娇的把头靠向人的肩膀“小巍~~~人家怕~~~”

沈巍嘴角勾着浅浅的一个面容伸手把人的头推开“谁会吓到,你也不会。”沈巍看着赵云澜配合着自己做出脑袋向后退的动作倒也玩心大起有把人给按了回来“不过,看在你受伤的份上……”

赵云澜随着人的动作脑袋靠在人的肩膀上蹭了蹭“小巍啊,你现在是越来越会撩人了啊。”赵云澜满足的深吸了口气,得寸进尺的把身上的重量依靠在人的身上。

“嗯,和你学的。云澜,后来怎么了?”沈巍把给人揉腰的手抽出来,拿出一旁放着的膏药给人敷上。冰凉的药膏被沈巍得手捂热,贴在身上也不至于难受,反而温热的感觉让疼痛缓解了许多。

“啊……那个死了的人叫余光。死的时候是上吊死的,凸出的眼球加上伸的长长的舌头。应该是仇杀,毕竟是情伤。只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杀了这么多人。后来我和大庆在余光的屋里找到了一个暗门,还没等进去就被一阵力量袭来,躲避不慎我就撞在了他家床头柜上。大庆被波及到了一些,应该伤的不重吧?”赵云澜说完了以后看向沈巍,等着人的反应。

沈巍皱着眉想了半天后轻声开口“这案子以后不要擅自行动,如果有什么必须叫上我。厉鬼本就是由怨而生,我也不敢断定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沈巍扭个身双手把在赵云澜的肩头,定定的看着人“你一个人去我会担心。”

赵云澜看着格外严肃的沈巍就觉得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他把沈巍的手从肩头拿了下来放在手机摩擦,冰冷的手掌没有任何温度,但是赵云澜知道这个人正流着滚烫的血液,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了。他笑着回问沈巍“那你觉得我不会担心吗?”

两个人相处久了以后就会越来越习惯对方的各种。习惯,语气,各种点点滴滴变成了渗透在骨血里面的喜欢。更何况,他们两个走过万年,沈巍等了这个人万年,他的种种早就被沈巍刻画在心头,也许沈巍的血液不是液体,都是那么满满的对于赵云澜的情丝。

现在赵云澜这样问沈巍,难道他不会担心嘛。是啊……这个人他会为了自己担心。沈巍垂下头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对不起云澜……”

话还没说完就被赵云澜出声制止了,“不用说对不起,我们两个在一起这么久了。小巍,没有谁对不起谁,我只是想让你越来越坦诚。时间久了,你以为你那点骗人的小伎俩可以瞒过我吗?”赵云澜双手捧起沈巍的头看着人等着他给自己一个答案。“我说了,以后不要背着我背负什么。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沈巍瞪大双眼看着赵云澜,最后只能无声的把人拥进怀里,双臂就像是用了十足的力道企图把这个人揉进自己的血肉,埋进自己的骨髓。“云澜——”

沈巍一直在想自己何德何能会让赵云澜喜欢上自己,自己背负这些都是应该的。但是沈巍不知道,赵云澜反而却在想自己何德何能会被沈巍等一万年。两个人的感情是沉重中的甜蜜,但是总有一天,这种沉重要被他们打破。

“所以,你到底想到了什么?小巍。”赵云澜双手搭在人的肩上,回以拥抱。虽然沈巍现在的力量好像快要把自己捏死,但是赵云澜却觉得自己心里满当当的,异常的安心。

“我想到了一种生死祭,死去的人用自己的魂魄为誓,永不入轮回,唯一的愿望可能就是复仇了。这个女子杀了这么多男子,为情所伤,我怕这件事不简单,如果出事了……云澜,我不想让你一个人。”沈巍的声音有些沙哑,这是压抑着自己心里的难过。清香的岩茶香弥散开来,充斥着空气中。凌冽的寒气在其中翻滚,就像是来着万年的洪荒一瞬爆发。

赵云澜安抚似的拍了拍沈巍的后背,薄荷糖的味道和岩茶香气融合,调节着那刺骨的寒意。他也不想让沈巍背负太多。以魂魄下毒誓,那些就不是普通厉鬼,这种鬼超脱三界却在其中,这是一种燃烧一切只为复仇的行为。这种鬼,若是处理的好便是结局,若是处理不当容易惹祸上身。它可不管你是神是鬼,它只想以血为祭让自己死得其所。“小巍,我答应你,这件事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叫上你。你也不许自己擅自行动。”

“好。”轻声的回应就好像敲落了两个人心中的安心钟。寒气逐渐消失,两个人的气味交杂的越发甜腻。沈巍悄悄低下头在人嘴角落下一吻。“我答应你云澜。”

赵云澜笑着在人脸上落下一吻,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大庆他怎么样了?”

“他被我带回来了。我已经处理了伤口,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沈巍看着赵云澜有些奇怪这人怎么突然想到大庆。“怎么了,想到了什么嘛?”

赵云澜摇摇头,不确定的看了一眼沈巍“没有,我就是关心一下下属嘛!这老猫要是没了,以后我们特调处可就没有吉祥物了!”

#巍澜#怀孕生子那点事「三」嗜睡多么的耽误事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前节在主页,辛苦大家啦,我不会搞合集啥的♡

*下一节——怀孕脾气大怎么了?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沙雕小故事♡

#巍澜#日常小甜饼「一」入秋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入秋以后的清晨已经不再是像夏日一样的温暖还有些许温煦的阳光照射,更多的时候是寒冷的,就好像堕入冰窖中的感觉。窗外也不在有阳光照射进屋内,更多时候是昏暗阴沉的天,让人心情莫名的不好。

沈巍在厨房做着早饭,他把三个鸡蛋打进碗里将其打匀,在里面加上葱花和盐放进微波炉里面。煤气锅里熬着香喷喷的瘦肉粥,咸咸的开胃。

胃不好的人早上应该吃点营养清淡的。自从承包了赵云澜的日常起居,沈巍是把赵云澜放在心尖上宠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摔了。

沈巍把粥的火停了,盖好盖子闷在哪里。他看时间差不多了,洗了两把手,擦干净以后将其放在嘴边呼热在走进卧室。

床上的人睡的一脸安详,沉浸在睡梦中的模样倒露出几分乖巧来。沈巍嘴角抿着一个浅笑踱步到床前,将已经温热的手伸进被子里捏了捏人的胳膊。轻声细语的在人耳旁唤人起床“云澜,该起来了。”

劳累过度加上秋日天气的冰冷让赵云澜陷入被窝里不愿起床。他叮咛几声动了动身体,刚睡醒的声音还有那么一丝软糯,甜甜的直戳沈巍的心“让我再睡一会小巍……”没睁开眼的人根本没看到床边的人在听到他的话以后脸红着推了推眼镜掩饰自己的无措。

但是很快沈巍就调整好心情再次把手伸进被子里捏了捏人的肚子。

“不行,云澜。该起来了,一会上班该迟到了。”温柔的声音总是让人不能抗拒,更可况这个人的手还在自己的肚子上揉捏着为非作歹。本来不胖的人,正是因为沈巍的照顾肚子上多了一层薄薄的软肉。捏着倒也十分的舒服。

赵云澜磨蹭了一会以后睁开朦胧的睡眼看着沈巍,嘴角带着一丝痞痞的笑容似撒娇一般的蹭到人面前“要小巍亲亲才起来。”

沈巍因为人的一句话顿时面色浮上一层红晕,他轻咳两声“胡闹什么。”虽然是回绝的语气但是却让赵云澜听出了一丝的期待。沈巍看着赵云澜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就好像自己不亲就不会起来一样。两个人僵持了一会,败下阵来的沈巍红着脸凑近人亲了一口人的嘴角。

赵云澜似乎不太满意,他伸手搂住人不让人离开,盯着人的眼睛看着里面暗涌的情绪。相爱多年的默契让赵云澜读懂了人眼里的讯息。他闭着眼睛吻上沈巍的唇,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早安吻。

两个人分开后,沈巍害羞的的盯着赵云澜看了一会。他起身把暖在被窝里的衣服递给赵云澜,逃命似的回到厨房。“云澜你穿完衣服就赶紧过来吃饭。”

“得令!”等人走了赵云澜揭开被子就准备下床,结果冰冷的空气生生把人冻回被子里面赶紧把沈巍给自己准备的衣服套好。自从被沈巍照顾以后,以前从来不穿的打底秋裤也开始往身上套,寒冷的秋天穿的暖暖的就好像被人爱包围着一样。

穿好衣服的赵云澜到了厨房就看到沈巍已经把鸡蛋羹放在隔热垫上冒着腾腾热气,沈巍站在煤气灶前盛粥,看着人走进来露出的笑容就好像秋日里温暖的阳光打进了赵云澜的心里。

赵云澜愣了片刻,他一直知道沈巍很好,两个人有多相爱,沈巍有多漂亮。但是,他还是禁不住的为了沈巍心动。

很久以前有人说过,爱情就是早晨的厨房,你爱的人给你做了一碗你爱吃的鸡蛋羹。那个时候的赵云澜还嗤之以鼻的说那是矫情。但是,现在他却觉得没有什么可以用这句话形容这流淌了千万年的爱。

“云澜?发什么呆?赶紧穿上拖鞋来吃饭了!”沈巍的声音把正神游的人唤醒,赵云澜咧着嘴笑的开心冲人点点头“嘿!好嘞!沈巍啊——你可真好啊”

沈巍听到人的声音回头看着正穿鞋的赵云澜,他笑着将两碗粥放在桌上轻声呢喃“在我心里,你也很好。”

#小剧场#
赵云澜:小巍,你怎么这么好啊
沈巍:你也好
赵云澜:汇源肾宝???

#巍澜#有爱电台「二」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前文在主页,辛苦大家啦
*电台破案,了解一下

大家好,欢迎收听龙城第一电台——关于他们那点事,我是今天的主播——小花爷。

近几日正是十一放假期间,各个景点都人满为患,特调处为了维持治安忙碌了整个假期。在假期即将结束之际特调处处长,赵云澜同志给处里特批假期三天予以慰藉。

然而就在这样的时候,我们接到匿名来信,特调处处长赵云澜近几日一直在加班。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让我们走近生活,走近巍澜。

我们接到特调处某郭姓同志来信,他告诉我们最近几天没有看到沈教授来特调处接赵处长回家有一些担心他们是不是吵架了,所以斗胆来信问问我们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嗯……小郭同志,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探究的问题,谢谢你的来信,让我们看看下一个人的来信是不是可以解答你的疑惑。

下面这封来信来着我们龙城大学某同学B,他告诉我们十一国庆假期期间全校放假七天,但是就在前两天,他们听说沈教授接到临时通知带领一批研究生赶往某处研究生态问题。他怕封来信被校友听到影响不好,所以要求匿名。好的同学,匿名有益身心健康,谢谢你提供的信息。这就可以知道为什么最近沈教授没有出现在特调处这个问题了!

龙城大学沈教授因为工作原因需要去某处搞研究很久没去特调处,特调处处长赵云澜同志不知道为何时时加班。是他们吵架了还是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让我们揭开下一封来信,看看会不会真正的进展。

下面这封来信来着特调处某大庆同志,他告诉我们最近几天因为沈教授的离开,赵云澜同志整个人的心情都非常不好,正好要处理一些紧急文件,他就让我们都放假了自己待在特调处加班。哦……大庆同志来信的后面说让我们最好不要说他的名字,怕老赵听见。对不起大庆同志,要求匿名的话你应该提前说的。

那么经过这几封来信,我们知道了,其实赵云澜同志和沈教授并不是吵架了,而是工作太忙。在这里我要代表广发听众心疼他们一下,身为人民的好教师和人民的好公仆真的很辛苦。

这是我们今天的最后一封来信,来着我们特调处的汪姓女士。她在来信告诉我们,在十月一假期的最后一天,沈教授回来把正在处长办公室睡的死去活来的赵云澜接了回家。汪姓女士说在这里祝愿他们越来越好,也希望大家不要随意揣测他们。谢谢汪姓女士的来信,在这里我们也要代表众听众和播友祝他们越来越幸福。

这就是今天的全部内容了,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我们的沈教授和赵处长再次相聚,祝愿他们拥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在这里提前恭喜特调处众人明天可以迟到。

最后,也祝愿我们的每一个听众和播友拥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小剧场#
赵云澜(睡眼惺忪):小巍,你不在好几天,我可想你了!
沈巍:光天化日的,回家再说!
赵云澜(扒着沈巍不松手):怎么害羞啦?这回家可远着呢,不然…………
沈巍(瞬间移动到家):其实也不远

#巍澜#有爱电台「一」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大家好,欢迎收听龙城第一电台——关于他们那点事,我是今天的主播——小花爷。

近日步入秋季,金秋时节天气逐渐凉爽,我们都穿上了秋衣秋裤予以抗寒。但是总是有人想要风度不要温度,就比如特调处处长赵云澜同志。

但是,据目击人士来电告诉我们,近日赵云澜同志,一改往日风格,穿上了粉色毛衣以及嫩白色裤子等等和他平时硬汉风格不符的着装。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呢?让我们走进播友生活揭秘这个现象。

刚才我们接到来着特调处某祝姓女士的电话,她告诉我们,近日赵云澜同志的身体不太好。十月秋高气爽,胃病叠加更何况工作紧急最后感冒发烧。但是他还一直穿的那么骚包,不过就在今天她才发现赵云澜竟然穿了粉色毛衣,而且整个人都变得和平时不一样了。她最后告诉我们“赵云澜一看就是被压的!”哈哈哈,这个我们就不与评论了,让我们走进下一个来电。

刚才来自龙城大学沈教授班级同学A告诉我们,最近沈教授总是心神不宁,上课的时候甚至写错好几个英文字母,这是沈教授以前很少有的。虽然自从大家知道沈教授和特调处处长在一起以后这种现象出现的次数比较多,但是这一次是真的太过分了。虽然我们都知道教授心里惦记“师母”,但是同学们也很希望教授可以好好上课。这个同学要求匿名,嗯……这是一个明智的举动。好的,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知道了,沈教授最近心神不宁,大概和我们的特调处处长赵云澜同志有关。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让我们接听下面的电话。

这次的来电是来着特调处汪姓女士来电,她告诉我们最近几日特调处处长赵云澜同志迟到过几次,而后就感冒发烧了,不知道是不是晚上睡觉踢被子太严重。沈教授一下课就会跑过来,一直在赵云澜身边,给人端茶倒水照顾着。不过因为赵云澜同志一直都不好好穿衣服,非得穿成他那副骚包的样子,感冒没好还严重了。而就在前两天——汪女士去处长办公室送东西的时候发现,沈教授正在一旁摆弄毛线还是粉红色的,刚开始她以为那个是给大庆的玩具。谁知道,…………最近赵云澜同志身上穿了一件粉色的毛衣。听过这通电话我们应该就知道了,这件毛衣多半出自沈教授的手,那么到底为什么会是粉红色的让我们接通今天最后一通电话没准就有了答案。

刚才来着龙城大学某李姓同学的电话成为了今天的最后一支热线电话。电话里李同学告诉我们,沈教授前几日曾经问过她一个问题,到底什么颜色才能表达出爱意而且还很温暖。李姓同学告诉沈教授是粉色,爱情就是暖阳阳而且充满了甜蜜感的。她最近几日看到赵处长身上的衣服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有用的信息就给我们打了电话。感谢李同学给我们解答了我们的疑惑。

最近几日,特调处处长赵云澜身上穿上了和平时不同风格的衣服,并且穿上了毛衣,整个人变得和以前的气质不在相同主要是因为——这是来着沈教授的爱。

刚才有热心播友问为什么沈教授第一次学习织毛衣竟然可以织的这么好看,那么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就应该探究一下沈教授超强的学习能力了。

最后,愿沈教授沈巍同志和特调处处长赵云澜同志,天长地久。经常给我们这种——生活上的惊喜。愿他们的爱情就像是身上的粉色毛衣一样,甜蜜温暖。

#小剧场#
沈巍(手里举着粉色毛衣递给赵云澜):云澜,你看我给你织的毛衣,你还喜欢嘛?
赵云澜(美得冒泡):诶呦!我媳妇儿手巧啊!好看!
沈巍:那你看……最近天气不好是不是应该穿个毛衣什么的!你总这么穿不行!
赵云澜:成成成!我明天就穿这个出门!诶呦~媳妇我可爱死你了!不过……你这是第一次织毛衣嘛?怎么这么好?
沈巍:当然是第一次啊,我学习能力比较强。以后还会给你织很多的毛衣
赵云澜(扑过去):媳妇我爱你!!!!
第二天
赵.粉色毛衣.超级可爱.云.腰肌劳损.疲劳过度.澜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巍澜#往后余生「一」(ABO)

第一章
那个女人.情劫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正剧向
*关于脑洞还有ABO解释等请看主页记梗,不会打目录辛苦大家了
*本文可能会有生子情节,ABO所以会因剧情需要而开车

“云澜,云澜!快醒醒,把药吃了……”床边人温润的嗓音让床上难受的缩成一团的家伙逐渐清醒了一点,迷迷糊糊的人用手扒了扒拉自己乱成鸟窝的头发。

“啊……沈巍?嘶——”不知道扯在了那里床上的人停住起身的动作整个人僵在哪里,脸上的表情都快皱成了楼下早餐店卖的五花八折的大包子皮,五官全都陷在了一起。

床边的人着急的把药往床头柜上一搁,瓷碗碰在木质床头柜上“碰”的一声,显然是太着急没空顾遐瓷碗的感受了。沈巍赶紧坐在床边把床上的人搂过来好好的安慰着。手熟练的给人疼痛的地方揉着,生怕人再次弄伤自己。“我都说了多少次了,这种危险的事不要自己去做!你怎么就是不听!”

沈巍的语气里带着丝温怒,他不舍得大声吼赵云澜,他也不舍得让赵云澜受伤。他生气赵云澜不好好照顾竟然不听话的自己出任务,也气自己那个时候竟然不在他身边。沈巍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人因为疼痛流下薄汗的脸,轻声叹了一口气。

他不知道该如何说他好,虽然昆仑的身份恢复,可是终究是肉体凡身,还是omega。沈巍从来没觉得自己有性别歧视,但是就算赵云澜再强悍,他也逃脱不了性别上带来的不便。这要是……要是……!

沈巍不敢想那些不好的,他只能闭口不说话,眉头紧皱的形成了一个川字在哪里,就好像被河流侵蚀出来的沟壑。

虽然压抑着自己的信息素和心里的愤怒,但是遵循着本能的,沈巍身上来自黄泉深处的冰冷显露了出来,岩茶①的香气在里面翻滚,深沉持久的纯香味倒也让那冰冷更加入骨了几分。

赵云澜自然是知道沈巍那点小心思的,他眯着眼看沈巍紧皱的眉头就知道这人又开始自责乱想了,掺着茶叶味的冷冽气息让赵云澜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味道已经够凉的了……谁知道这家伙的味道更甚。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伸手揉上人的眉心。

“别皱眉小巍,这样都不美了。”赵云澜的手轻抚人的眉心,缓缓流淌的薄荷糖味就好像点燃了那冰冷的空气,让沸水注入年久的老茶最后流露出更加醇厚的香甜。

直到的沈巍的眉头平缓赵云澜才放下手,他笑着盯着沈巍红了的脸和耳朵看。他看着人害羞的模样就忍不住挑逗,笑着捏了捏人的耳垂轻声安慰“这也没办法嘛,最近小郭和老楚婚假,处里能出外勤的只有我和哪个假和尚加上死猫。”

嘴上安慰着人,手上的动作却怎么也没停下。虽然沈巍没有体温,但是赵云澜就是觉得现在沈巍的脸已经滚滚发烫。小巍还是一如既往的容易害羞啊。

沈巍被人调戏的把心里那团火气消散的差不多了,逐渐收敛的气息让压抑感消失,茶叶的味道逐渐趋向于兰香,更加深沉,更加甘甜。

即使在一起这么久,沈巍到底还是没适应赵云澜这时不时调戏一下解决问题的举动。他盯着笑的开心的人看了许久,感受着脸上来着人手的温度。不算数细腻的手上因为各种原因带着薄茧,触碰在脸上有一种磨砂样的异样感。

沈巍眷恋这份温暖,沉溺于此,并且乐此不疲终生沉沦。最后他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将视线移开,他怕在这样看下去会因为冲动做了什么。

沈巍将床头柜上的药碗拿起来递到人手里,经过沈巍的手药还是温热的。沈巍给人拖着后背让人直起来腰,他盯着赵云澜直到人拿起来药碗以后才把目光从赵云澜脸上移开。

瓷白色的药碗被赵云澜堪堪的拿在手里,似乎是因为受伤所以身上的力气使不上一样。

赵云澜把碗抵在唇边,暗处悄悄的瞥了一眼沈巍的表情,看人的模样就知道一定又在想什么有的没的。赵云澜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举起手把碗里黑不溜秋的药液就那么生生咽下,苦涩的味道弥留在口腔里,脸上的五官拧在一起实在是难看。“小,小巍……这也太苦了吧!”

“良药苦口,如果你不受伤便不用喝药。”沈巍看着人五官拧在一起,砸吧嘴的模样竟然觉得分外的有意思,他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手顺着把碗从赵云澜手里接了过来再次搁在床头柜上。“说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算是微小的表情也没逃过赵云澜的眼睛,他紧皱着的脸慢慢舒缓了一点,放松了身体把身上的重量全部靠在沈巍身上依偎着“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一个为情所伤的傻女子变成了怨鬼。嘿呦,别说,她还挺厉害的,杀了好几个人了,到现在还没抓到。还把我和死猫……”

话说着说着就停了,赵云澜明显的感觉到沈巍的怒气再次上升,为了不让沈巍气的不说话扔下他不管,赵云澜缓慢的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去安抚沈巍躁动的神经。清新的薄荷糖味甜而不腻,整个空间都清凉了很多,配合着岩茶的清香分外的好闻。赵云澜蹭着人的身体呲牙咧嘴的叫唤出声“诶呦,小巍,小巍。腰好疼啊。嘶……”

沈巍本来还在生气,但是努力的憋着不让自己把怒气发出来,现在听到人说自己竟然去对付一个怨念深重的怨鬼,更何况是为情所伤的。

世间万物唯一脱离不了的就是一个情字,为情所伤则是最为致命的。这样化成的怨,可大可小,但是听了赵云澜的话,沈巍就知道了这绝对是一个深怨。既然有怨就会丧失自我,变成恶鬼,这种一般到了地府都会受尽千万年的刑法不然就直接被怨气拖入深渊永世不得轮回。

转过身的沈巍本想呵斥赵云澜的不懂事,却听到赵云澜痛苦呻吟的声音,空气中的薄荷味更是安抚了他紧绷的神经,一瞬间有点泄气的沈巍只好把赵云澜搂过来捏了一把人的腰“下不为例!”

#小剧场#
赵云澜:诶呀,果然小巍就是疼爱我,不舍得在受伤的时候欺负我
沈巍:云澜越来越过分了……等他伤好了我就……

————————————————
注释:①岩茶:岩茶的香包括真香、兰香、清香、纯香。表里如一,曰纯香;不生不熟,曰清香;火候停均,曰兰香;雨前神具,曰真香,这四种香绝妙地融合在一起,使得茶香清纯辛锐,幽雅文气香高持久。
所以文中沈巍的香气也会有所改变,我是根据他的感情变化设定的改变,生气啊,开心啊,之类的。当然,后文可能这的时候注意不太到,但是这是这个设定。
设定里只有赵云澜可以体会到其中香气的变化。
我觉得沈巍这个人就像是一盏茶一样,苦涩中带着甜,要经历种种才会变成一壶好茶。所以我就用了茶香。

往后余生脑洞(主页已经正在更新)

#巍澜#往后余生ABO脑洞
赵云澜是那种强O。就是,我承认我是O,但是战斗力爆棚。发情了就算在甜腻也没有A敢强上的。不发情可以吊打一群A的那种邪恶O神!
为什么赵云澜是O,听我强行解释一波。
因为赵云澜是上古的神圣,神圣之所以为神圣就是因为他可以接纳百川,融于万物,对于世间的好坏皆融入心中感化。山圣更是容纳万物的典范。
除了赵云澜以外,女娲是O。因为女娲神母,造人万千,胸怀英灵,所以她也是O。
伏羲和神农是A。
为什么伏羲是A。刚烈八卦,为阳刚之气才得形成。阴阳是相互斗争,相互排斥的。在斗争中维持动态平衡。阴在内,阳之守也,阳在外,阴之使也。出八卦,后阴阳,而有五行。
神农为什么是A。转而为B
神农尝百草,本为不陨身躯,但是因为他最后触犯天禁转而为B。
沈巍和鬼面为什么是A
首先,两个人是鬼王。是领导众幽畜的至高至上,虽然大古圣人也有O,但是最后女娲造人的时候还是将一些规定和等级制约加入其中。沈巍身上带走神筋更是天地间难得一见的A,更因为他斩魂使所以没人敢冒犯。
故事是两个人确定关系以后,会也有很多不一样的鬼怪出现(所以剧情就是甜甜甜然后没羞没臊杀敌等等)。
他们以为生活已经归于平静,其实平静就是沸腾的零界点。平静就是爆发的寂静。所以可能会有小虐怡情。
因为ABO所以可能会有生子!!!
另外,文中副cp,楚哥和小郭!!!
我想写他们最后一家五口幸福美满。算上大庆。大庆也会给出很多剧情的,我很喜欢大庆!
最后,整个文都会甜,可能会小虐怡情。有一些瞎编乱造的东西不要盲目相信。

主要这个记梗就是为了解释赵云澜他们的性别,因为故事不可能模棱两可就说完嘛。

因为正剧可能会长,这也是我担心的原因。怕太平淡之类的没人喜欢吧。但是,我还是会努力诠释我心中想要写的故事的